精選文章(不定期推薦)

分享【11種提高你振動頻率的方法】

我們正處在一個新時代之中--一個曙光鳴放時期,喚醒我們在這一個星球上從未見過的一種精神進化。 提供給我們的這個振動能量是聖潔的光芒,它有著驚人的療癒能力,通過這些變化來支持我們。 我們正在學習如何處理,理解並觸及它們的秘密。 下面有11個方式,你可以有意識地提高你的振...

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

地球盟友-Cobra【Cobra和科里的團結冥想專題聯合訪談】

科里(Corey) – 對我們來說學習如何聚焦我們共同創造的超級意識去取得一個最理想的現實,之前這件事從未如此重要。

長久以來,負面勢力用我們的共同創造超級意識對付我們。

世界各地有很多人已經學到他們的共同創造能力,並且把他們的能力和意圖聚集於一個人類正面的未來上。

在8月21日,太平洋夏令時11:11am日蝕期間,世界各地的光之工作者將為人類的和平和自由進行統一的大規模冥想。

邀請你遠程參與或者親自來到雪士達山。

詳情請訪問 EclipseofDisclosure.com 在http://www.cosmiccocreation.com 可以找到你需要的資源提高你的冥想能力並增加共同創造超級意識的效果。

林恩(Lynn) – 今天我們創造了PrepareForChange.net/、StillnessInTheStorm.com/、SphereBeingAlliance.com和2012Portal.Blogspot.com的第一次聯合。

四個網站今天在這裡幫助傳播真相。

我們團結完成一些比我們單獨一人所能做的更大的事情。

現在是我們團結的時候。

所以今天的訪問將是準備轉變的林恩和 StillnessInTheStorm 的賈思汀.德尚主持。

我們的嘉賓是 Sphere Being Alliance 的Corey科里 和 2012Portal.Blogspot.com的Cobra。

希望你能享受這次生動的信息交換。

我們的目標很簡單,我們分享信息希望讓洞察更容易,我們的目標是在我們的社群團體中創造團結。

賈思汀(Justin) – 我們的問題將會是科里和Cobra都能盡他們最大能力回答的。

另外的問題保留到將來的採訪,如果有的話。

因為Cobra和科里的敘事和證詞有所不同,我們將專注於那些更能建立團結,友誼和共同基礎的問題。

任何涉及到他們各自證詞有所差別的問題將會保留到將來的採訪,盡管這些問題同樣重要,但還是等到一個堅實團結的基礎建立後再談。

林恩 – 歡迎Cobra和科里。

賈思汀 – 好的,我來問第一個問題:有沒有方法把團結冥想這個詞應用到多個團體,以便我們能增加參與人數?

讓Cobra說一下。

Cobra – 團結冥想這個主意基於光明勢力告訴我而提出。

這是最有效團結不同團體的基本主題,同時也是對行星解放有著最大的正面效果。

你需要明白,如果你想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作用,所有團體不得不在同一個時刻進行同一個的冥想。

冥想種類不是那麼重要,更重要的是一次強大的,像聚焦的鐳射光束那樣的同步事件,這包括了各個團體,不論他們的意識形態,信仰系統是什麼。


唯一需要的是他們團結並幫助行星解放的動機。

所以這次冥想的用詞需要小心選擇。

我的建議是我們聯合一起,這樣我能有我的想法,準備轉變能有他們的想法,科里有他自己的想法。

我建議讓這三種不同的想法達到一致-比如都發給賈思汀,讓他做主持。

然後我們用幾天時間達成共識,這樣其他團體才能加入我們,他們可以通過Facebook或其他方式為自己的網絡做一些視頻。

因為這真的是一個極好的機會來團結我們,我們團結的意識對於行星地表突破,大揭露,「事件」都是需要的,不論我們用什麼名字稱呼這個突破,但這個突破是我們都想要的。

賈思汀 – 很好的回答,謝謝。

科里 – 我相信我們能建立一個所有意識形態都同意的主題。

我想主要是尋求盡可能多的人呼喚合一無限的造物主。

我完全看不到意識形態是一個問題。

我覺得我們可以用更包容的措辭,但非常重要的是我們要專注於同樣的結果。

賈思汀 – 好的,接下來的問題:Cobra,這是不是你,抵抗運動,科里和所有有關方面都同意的?

柯博拉 – 是的,這正是我想提議的。

我能有我的建議,準備轉變有他們的提議,可能科里對此也有一些意見。

所以我們只是很容易用幾天時間協調三方,然後作出一個聯合聲明。

這可以是非常強大的,因為這向其他人展示這種協調和溝通是有可能的,是可以做到的。

然後其他人會加入。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有沒有補充?

科里 – 沒有,我完全同意。

我們越專注於一個主題,我們背後就有越大能量。

所以共同創造意識在那些我們決定作為集體意識的時間線中引導我們。

如果我們能盡可能達成共識並進行大規模冥想,祈禱或者不管人們有什麼意識形態,那麼這種專注的意圖才能引導我們到達最理想的現實。

【關於 8月21日 日全蝕團結冥想指導請按此

賈思汀 – 謝謝科里。

最後,這對「事件」或者全面揭露之前地球上的存有,不管是人類或者動物,植物或者地球有什麼影響?Cobra。

Cobra – 每個達到關鍵臨界人數的冥想都對這個行星的事態有巨大影響。

它影響人類界,動物界,植物界,礦物界。

它影響到整個行星球體。

它能加速朝向全面揭露或者「事件」的過程。

它能加快我們的解放,讓這個過程更容易和更和諧,更少暴力。

已經有科學研究證明同步冥想確實顯著減少犯罪率-比其他已經用過的方法更有效。

所以這確實能減少行星上的暴力,也是值得為之努力的。

這是比其他事情更值得投入我們的能量去做的事。

賈思汀 – 謝謝Cobra。

科里你有沒有其他補充?

科里 – 是的。你知道地球到處有振動點,它們如果不是相同也有著非常相似的頻率,就像人類,動物身體,植物那樣。

我們與這個行星球體的連接比我們意識到的複雜得多。

我們在冥想的時候與那些場域的互動非常強大。

隨著我們開始學習如何控制共同創造能力,我們開始意識到我們能有多麼強大,明白到那些能力和力量如何指向光明。

賈思汀 – 謝謝。

林恩請繼續提問。

林恩 – 這個聽眾提到一個反問。

他說:我有一個問題給你們兩人。

科里和Cobra,是否有特別的原因讓覺醒團體等了這麼長時間讓你們兩個一起推動一次大規模冥想?

科里你什麼時候想到做這件事?

科里 – 每次我看到有人宣布一些大規模冥想,我想我們需要協調配合,但我過去專心於其他事情。

最近Anshar(安莎爾族)和藍鳥人說事情不是那麼順利,說現在組織協調同一個意圖的大規模冥想是非常重要的。

這肯定引起了我的注意,使我聯絡那些組織冥想的人看看我們能不能協調。

林恩 – Cobra你對團結冥想的概念有什麼想法。

Cobra – 我已經回答了這個問題。

團結或者統一冥想的主意就是做冥想所做的,因為冥想總是讓我們自己,與源頭和我們彼此更團結。

所以每個冥想實際上都是團結冥想。

當我們把這個概念用到大規模冥想中,這就成為人類進化非常強大的催化劑-實際上是最強大的催化劑。

林恩 – 謝謝。賈思汀你提問。

賈思汀 – 你能否量化一次實體的集體冥想比一次非實體集體冥想多了多少效果?

本質上這個人問的是人們在同一個地方一起冥想是不是更強大?

科里 – 你不需要在同一個房間達到相同的效果。

這是量子力學。

不管在時空何處,我們仍然在這個意識場裡連接。

所以在同一個地方可以互相支持,但不管我們散布在行星哪裡,我們所有人貢獻那些能量都是有效的。

賈思汀 – 謝謝科里。

Cobra有什麼想法?

Cobra: 如果你想用能量影響到物質層面,在同一個地點進行集體冥想更有效。

如果你只想改變更高的能量層面,這就沒有關係。

但我們在這裡是要創造一次實際效果,所以如果能在行星能量節點上有一個實體組織,這個冥想當然更有效。

我知道很多人將沿著日蝕路徑冥想,很多人在漩渦點冥想,比如雪士達山,這將增強冥想的效果。

賈思汀 – 謝謝Cobra。林恩。

林恩 – 關於揭露宇宙節目的最後一個問題,希瑟.薩廷說三個或以上的人在一個冥想中讓他們的松果體在物理上靠近,這時松果體會作為一個信號發送器。

能否告訴我們這是怎麼運作的?

Cobra你先開始。

Cobra –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效應稱為triangulation(三角劃分)。

三角劃分是神聖幾何三角形態的能量連接,是宇宙最強大的幾何圖形。

當三個或更多人在相同的地方冥想啟動他們的松果體,不只是松果體,我會說是松果體和腦下垂體之間的能量場是非常特殊的電磁場,它把我們的物質大腦連接到更高維度,作為松果體和腦下垂體之間一種tension(張力)被創造出來。

當在一個三角構造中被啟動時,它創造出一種非常強大的能量通過能量網格傳送,也垂直地穿過不同維度。

這是在一次團體冥想中能發生的其中一件最強大的事情。

林恩 – 謝謝CObra。

科里正如我們所見,你在雪士達山會議上肯定會讓人們一起進行示範。

你有什麼補充。

科里 – 是的,很多人聯繫我,說在冥想中他們獲得了不同程度的發展。

我們會請一個人,傑拉爾德.奧.唐奈,他精於遙視,念力,他嘗試在共同創造意識中施加影響。

他將會在雪士達山會議上主持一個課程教導人們。

我們已有一個網址讓人們能找到他的信息進行練習,提高冥想技巧,www.CosmicCo-Creation.com。

我們期望他能在會議上教人們冥想讓盡量多的人專注於同一個意圖。

賈思汀 – 好的,謝謝。

下一個問題關於一種叫Tri Sphere(三球)的冥想。

科里你有聽說過嗎?

科里 – 沒有。

賈思汀 – Cobra你以前聽說過嗎。

Cobra – 是的。

賈思汀 – 你評論一下。

Cobra – 這是某個龍族團體公開的一種非常特殊的冥想技巧,基於人們的星座和其他因素進行排列,這是運用一個小型而專注的團體的力量非常有效地正面影響行星的方式。

賈思汀 – 謝謝。

你會不會說這比其他類型的冥想更有效?

Cobra – 我不進行比較,因為每個出於自身意圖的冥想都是完美的。

賈思汀 – 謝謝。

正如本傑明.克雷姆通過分享國際基金所說,我期望「事件」後揚升大師彌勒佛的出現。

這個團體的傳遞冥想和準備轉變的每周揚升冥想有什麼不同?

Cobra – 這個由本傑明.克雷姆公布的傳遞冥想是同一群揚升大師的其中一項計劃。

傳遞冥想是要加強行星的能量網格,每周冥想在做同樣的事,還有一些額外的特色。

所以兩個冥想都有大致相同的目標,但它們面向不同信仰系統,不同個性結構的人們,因為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事件」,更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陰謀集團存在。

但他們仍然能冥想並產生效果。

過去幾十年有很多這樣的人們加入到世界各地傳遞冥想團體。

賈思汀 – 一個跟進的問題:分享國際基金會是不是一個光明組織。

Cobra能否評論一下。

Cobra – 是的,這是一個光明組織。

本傑明.克雷姆與揚升大師們有一些接觸,但他的接觸並不完美。

他的所有信息不都是正確。

有一些信息非常精確,但有一些完全錯誤。

所以這是一個混合的情況,但他仍然是為光明勢力工作。

賈思汀 – 謝謝。

下一個問題關於洞察力。

一個人如何辨別一個團體是正面還是負面。科里?

科里 – 我想首先你要能讀到他們的能量。

最近我提到你要通過果實來了解一棵樹。

你從不同的團體那裡聽到很多好話和很多宣傳,當你花時間不只運用洞察力,還用到邏輯和調研技巧時,你需要把所有信息結合一起並根據你的直覺,根據你之前的調查,我想你能作出一個決定判斷他們是好是壞。

賈思汀 – 謝謝。

Cobra你有什麼回答?

Cobra – 你需要做的是聯繫自己的高我。

當你與自己的高我接觸,你將能夠認出其他人的高我。

你將清楚地看到誰連接著光明,誰的主要議程是服務於光,誰的主要議程是黑暗的。

你將能通過內在的聲音非常清楚地覺察。

這時你會很容易洞察到誰是為光明工作,誰不是。

另外你需要明白大多數團體是混雜的。

黑暗勢力有傾向滲透光明組織。

光明勢力也有傾向把他們的人放進黑暗團體裡轉化那裡的狀況。

所以這個行星上大多數組織是混合的。

賈思汀 – 謝謝。

一個跟進的問題:你會不會說結合直覺和一個邏輯過程的洞察是一個好主意?科里。

科里 – 是的。

很多時候我們因為我們的才能或者所在道路上被誤導。

這可以是因為騙子,可以是因為我們自己的個性扭曲。

所以很重要的是學習和自己的高我保持聯繫並且從那種同感能力中抽離。

但我們也需要盡可能查證物質層面上的事情,通過調研和邏輯嘗試搞明白最可能的情節。

賈思汀 – 謝謝。

Cobra多少回答了這個問題,但有沒有其他想說?

Cobra – 我同意科里。

賈思汀 – 謝謝。

下一個問題:冥想影響到什麼層面?

Cobra – 所有造物層面都受冥想,也受任何行動的影響。

沒有層面,沒有現實的哪部分孤立於其他現實部分。

所以不論物質層面發生什麼都影響到更高的能量層面,反之亦然。

所以總是有恆常的能量運動和影響立刻從四面八方來到。

宇宙所有是互相連接的,一切都有關聯。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你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科里 – 是的,科學家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觀察一個實驗會影響到它的結果。

這是科學界設法從主流媒體保密的其中一個主要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把所謂的pragmatic(務實)與靈性分離。

賈思汀 – 誰或者什麼會接收到我們冥想時發出的信號?

Cobra – 每個校準到相同頻率的人都能收到那些信號。

如果他意識到那些信號,他就能收到。

所以關鍵是意識和覺知的統一,然後那些信號的交流就能發生。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你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科里 – 是的,在時間空間裡的一切都連接著。

你只要知道接入的頻率,或者發展出接入那種頻率的能力。

所以是的,這個場域每個人都能接入。

賈思汀 – 謝謝。

一個跟進的問題:抵抗運動是否像說話或圖像一樣直接收到那些思想信號,或者更多是模糊的印象?Cobra。

Cobra – 基本上抵抗運動沒有太多心靈感應連接到地表人類。

他們更多是專心於從陰謀集團手上解放行星。

所以我會說有一些抵抗運動成員在這麼做,但他們是少數。

賈思汀 – 謝謝。

我會就你們的信息提出更尖銳的問題。

科里,球體存有聯盟或者Anshar(安莎爾族),甚至秘密太空計劃是否能直接收聽到清晰可辨的思想和圖像,或者更多是模糊的信息。

科里 – 這取決於不同層面。

一些信息我們用口說或者心理上投射的信息進入到一個場域,然後作為數據被解碼和解讀。

所以沒必要像人談話聲音那樣收到信息,但他們能再造圖像,再生所有附著於那種能量的數據。

賈思汀 – 謝謝科里。

賈思汀 – Cobra,我們很多人渴望通過集體冥想做出最好的貢獻,但我們缺少經驗和指導。

如果我們能提供一些好的,可靠的指引幫我們最大化冥想的效果就非常好了。

我們能不能提供一些可證實的來源,不論是Youtube視頻或者文檔或者其他能看的資料,可以幫助我們更有效的冥想?

我想Cobra先來回答。

Cobra – 我們不是在尋找專家。

我們需要的只是致力和自願的參與。

你可以盡你所能地做,這已經是足夠好。

外面有一些很好的冥想課程和有效的技巧。

其中一個是Vipassana(內觀),是一種觀察你呼吸的冥想。

觀察自己的呼吸將會自動對齊你的人格並且讓你的心智平靜下來。

這是非常容易做到的。

每個人只要觀察自己的呼吸片刻。

這是我現在可以說的基本指引。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你早前簡單地提到一些,還有沒有其他要說?

科里 – 很多時人們把冥想看到有點太神秘。

任何人坐下來盯著牆壁做白日夢,你就是在冥想。

如果你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背景並且深入到祈禱裡,你就在冥想。

所以這不是很神秘的事,任何人都能通過聚焦他們的想法和意圖,嘗試完全集中在上面就是作出貢獻。

這就是你們需要在冥想中做的。

當然正如Cobra所說,有很多方法讓你學到隨心所欲地微調頻率,就像我剛才提到的。

你總是能練習調整它,但如果你只是在冥想期間專注於你的意圖,那麼就可以了。

林恩 – 在日落和日出冥想是否比其他時間好,Cobra?

Cobra – 日落,日出,正午和午夜是一天裡的4個中樞點。

在那些時間裡冥想最有效。

林恩 – 你是否推薦在某些天氣裡冥想?

柯博拉 – 這是個人喜好。

林恩 – 科里,談談你對這些問題的看法?

科里 – 是的,我多半同意。

並且我認為喜好也是重要的。

很多時候把這類模具式的方法介紹給人們,這是很好的出發點。

但我們每個人都是完全不同的,我們需要發展出不同的靈性保護和冥想方法以符合我們所是。

林恩 – 謝謝。賈思汀請繼續。

賈思汀 – 大規模冥想,不管是實體組織或者是通過網絡的互相連接,讓我們創造自己的現實?Cobra。

Cobra – 是的,這就是現在可以使用的最強大的全球顯化的技術。

它用到顯化過程非常基礎的原理。

團體冥想將會顯化「事件」,大揭露,第一次接觸。

冥想將觸發所有這些事情。這是我們作為一個覺醒的集體改變這個行星現實的力量。

這就是銀河系其他解放的行星的現實如何發生轉變的過程。

當然實際行動是必需的,但冥想是觸發那些轉變的觸發器。

賈思汀 – 謝謝。科里你能否評論?

科里 – 是的。

我們共同創造的能力是陰謀集團想讓我們搞不懂的最重要的事情。

他們把這種能力用來對付我們。

他們製作電影展示我們恐怖的未來,這些電影讓我們進入一種冥想狀態,當觀看的時候與我們的共同創造意識互動,嘗試讓電影中的情節更有可能發生。

現在,如果我們一起宣布那種能力和力量,並且聚焦在一個更正面的未來,這時我們就是在共同以這個意圖創造現實。

賈思汀 – 謝謝。

一個跟進的問題:你會不會說創造出的現實會踐踏了另一個人的現實?

或者更扼要地,我們通過團體冥想創造的這些現實,是不是侵犯到其他人的自由意志?科里?

科里 – 我們正共同創造這個現實。

即使是非地球人,可以說他們不是我們集體意識的一部分,但仍然在我們太陽系裡與我們互動,他們的共同創造意識正影響我們的共享現實。

在某個時刻現實會出現有某種分岔,但這是我們正在共同創造的共享現實。

這不會違反一個人的自由意志去實行我們自己的意志。

賈思汀 – 謝謝。

Cobra我重複一下問題:你會不會說大規模冥想影響到現實,這踐踏了另一個人的自由意志?

Cobra – 不會,這只是提供一個替代選項。

如果足夠的人現在只能在陰謀集團和陰謀集團之間做選擇,突然他們面前出現另一個選擇。

他們發現一個大揭露,第一次接觸,新現實,新金融系統,更好的生活條件的選項,這時大多數人將以自由意志選擇更好的現實。

剩下的人需要適應那個新現實。

這不會侵犯他們的自由意志,這將是宇宙重構過程的一部分,其中現實需要轉變,需要適應一個新頻率。

我們作為一個行星,一個種族,一個太陽系,一個銀河系需要進化。

賈思汀 – 謝謝。

Cobra你能否解釋一下背後的機制或者科學過程?

Cobra – 這是顯化過程。

顯化過程有三個主要步驟。

第一是你的決定,第二是祈求,第三是實際行動。

冥想實際上是第二步。

所以第一步是你的決定,你用自由意志作出一個關於你想顯化什麼的選擇。

你用冥想有磁力地把那個選擇,那個決定拖進現實。

第三,你對那個有磁力的選擇做出行動。

所以我們都做了選擇。

我們選擇全面揭露,第一次接觸,解放,「事件」。

現在我們冥想,有磁力地把那個選擇拉進物質層面,然後我們將會行動。

因為這個冥想將觸發一個轉變,在行星上觸發物理轉變。

將會觸發很多無可否認的事情。然後我們當然就能更自由地採取實際行動支持那個過程。

賈思汀 – 謝謝。

我再問科里這個問題。

你能否在科學機制的層面解釋這個集體冥想影響現實的過程?

科里 – 我完全同意Cobra剛才說的。

我想補充第三步也是非常重要。

我們一起冥想肯定能讓雪球滾起來,但最終我們不得不找出一個方法來做,不是示威,而是和平地在主要城市上行走,要求公開被掩蓋的科技。

我之前已經討論過一旦這像種冥想的能量發生轉變,很多人將會公開討論這些技術的釋放。

我想這些就是在開始時比外星人信息更能讓人們接受的。

所以這個冥想將會是催化劑,讓人們開始走到街上公開談論關於被掩蓋的一切,不管科技還是靈性。

賈思汀 – 謝謝科里。林恩。

林恩 – 當我們在整個行星上同時開始冥想,專注於同樣的想像和聽著同樣的音樂,用我們不同的語言在同一時刻觀想同樣的事物,這能否加強我們從松果體裡發到宇宙的信號?

Cobra你先說。

Cobra – 是的,這肯定加強我們發出的信號。

不僅如此,它還創造了一個coherency(一致性)模式。

就像一束鐳射,鐳射是高度相干性(coherence)光線。

在一束鐳射裡所有粒子,光子以同樣的方式振動。

你知道一束鐳射有多強。

所以我們正創造一束能量鐳射,一個來自行星地表的強大信號衝破宇宙,它肯定能觸發一個響應。

林恩 – 謝謝。

科里你有什麼評論。

科里 – 你給通訊廣播提供越多能量,(信號)衰減越少,你就能從一個現實立足點傳播到更遠。

這在其他的靈性層面,乙太層面也是一樣的。

你把更多能量放到這些同步冥想中,這肯定將有一個巨大效果。

林恩 – 謝謝。

賈思汀你可以繼續。

賈思汀 – 為了看到冥想帶來的明顯的影響,我們需要有多少人參加?

Cobra – 這取決於你所看的效果的範圍。

比如一個100萬居民的城市,你需要有一個大約2000人的團體以轉變這個城市的現實,這只是一個例子。

有一些方程式能準確告訴你轉變一個社會結構需要多少人。

對於這個行星,那個數字是105000人。

但如果考慮到並非所有參與者的冥想全部有效,你會得到一個144000人這個象徵性的估算,他們需要冥想來改變和塑造整個行星的現實。

我們已經成功過幾次,我們將再一次這麼做。

賈思汀 – 謝謝。

我再問科里這個問題,為了在現實中造成可感知的效果,在一個大型集體冥想中我們需要多少人?

科里 – 我同意Cobra所說每個人有不同能力,在他們專注多少能量方面有著不同貢獻。

這個人數,我想在這個情況下有點靠不住。

我意思是如果人們能極其專注,即使很少人也能對現實造成巨大轉變。

林恩 – 科里,你能否解釋一下拉提艾爾(藍鳥人)告訴你關於人類大規模冥想的重要性?

科里 – 他最近把我帶到其中一個巨大球體裡,給我看我們太陽系其他地方。

其餘的藍色球體幾乎完全透明,看起來它們正接收著非常巨大的能量。

他說很快這些球體會解散開,這些能量將向我們衝過來,我想到時我們就適應了。

他也說在這個時期裡,隨著這些能量增長,他們會提高我們的共同創造力。

這可以被陰謀集團用來對付我們,或者我們為我們的利益而使用這個能力。

他說為了我們的利益和幫助指導我們進入最理想的現實,我們需要走到一起專注於同樣的意圖,發出一個呼喚。

如果我們能這麼做,從他給我的暗示看來我們將能看到一條巨大主軸。

林恩 – 謝謝。

你在秘密太空計劃或者其他地方有沒有試過以自己的思想和冥想轉變你的物理現實?

科里 – 是的,他們用人做了一些實驗。

他們研究意識的時候用電子場做實驗。

由於那些場域,確實有意識狀態的轉變,也通過科技不一樣地感知到現實。

在那些實驗裡有不同的事情發生。

林恩 – 謝謝,賈思汀。

賈思汀 – 我是Stillness In The Storm的賈思汀。

很高興和準備轉變一起做這個訪問。

我想花點時間感謝你們這些年對StillnessInTheStorm的支持。

如果沒有你們支持,我們做不到今天所做的。

現在有幾個方式支持我們的工作。

如果你訪問我們網站,你可以通過Paypal鏈接捐款。

你也可以通過Patreon平台捐獻,在網頁上有一個網址。

我們也有一些廣告可以點擊一下支持我們。

沒有你們支持我們做不到今天,感謝你們各種能量的,金錢的和其他方式的支持,謝謝。

林恩 – 能否在冥想時祈求一個高維的ET和天使存有移除植入物和我們能量場裡其他附著物。Cobra先說。

Cobra – 你可以連接高能量的存有,他們可以在這方面幫你,但移除植入物不是那麼容易。

但移除(寄生)實體更容易,他們能幫到你。

很多光之存有,包括天使,正面的外星存有幫助很多人移除能量附著物和實體,他們會為那些連接到他們的地表人類在靈性發展和生活質量方面提供幫助。

林恩 – 謝謝。

你有什麼評論?科里

科里 – 你當然能通過冥想發出呼喚請求外星人在不同層面上的援助。

這些植入物和寄生實體的移除通常更多涉及到一個過程,這不是在冥想狀態就能清理,但你當然能發出呼喚,外面那些存有會響應。

林恩 – 謝謝。賈思汀。

賈思汀 – 下一個問題我們差不多回答了,但我有一個跟進的問題:科里你會不會說我們應該小心我們呼喚什麼類型的實體,尤其小心那些騙人的實體。

科里 – 是的,騙人實體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有很多人說我接觸了我的(靈性)指導,給我很好的消息。

很多這些騙子存有確實給你好的信息,但最重要的事情他們會扭曲,讓你偏離正確道路。

你越多發展自己的領域並且到達高我,你越容易發現那種欺騙。

有很多不同實體有這些欺騙能力,所以我們要練習洞察力。

我們最信任的指導有時對我們的意圖可能不是最好的,對於這個事實要保持開放。

你很多時候要看看他們如何引導你,你是否在生活裡有進展。

如果你仍然是那樣或者沒有進展,這時就需要問一下出了什麼問題。

賈思汀 – 謝謝。

Cobra能否回答這個問題,如何辨別那些冥想時祈求的實體,它們能否信任?

Cobra – 如果你連接自己的高我,你將會清晰地覺察到它們的能量場。

你會感覺到它們為光明工作或者是黑暗議程的一部分。

你能感覺到能量場並且相應地作出反應。

賈思汀 – 謝謝。林恩?

林恩 – 光之工作者如何最好地利用這次日蝕的能量?

Cobra能否評論。

Cobra – 每次日蝕的能量都是一種決定的能量。

因為我們舉行集體冥想,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作出一個集體決定,為我們創造一個新現實。

日蝕能量是非常強大的,如果人們不做決定,日蝕能量很容易放大混亂,放大所有那些受壓抑的情緒狀態爆發-集體歇斯底里。

所以日蝕本身是非常強大的時刻,有著強大的突破但也伴隨著很多情緒和現實的戲劇在全世界發生,尤其在美國。

所以這是巨大潛在可能性的時刻,需要明智地利用。

林恩 – 謝謝。

科里有什麼評論?

科里 – 利用這些能量最好的方式當然是大規模冥想。

陰謀集團嘗試把人們保持在困惑混亂的狀態,所以他們或者不對共同創造現實作出貢獻,或者用一些我們之前提到的宣傳劫持共同創造,比如通過電影,不同的科幻故事情節講述我們未來的大災難。

林恩 – 謝謝。

賈思汀. 賈思汀 – 這次21日(北京時間22日)的日蝕我們能不能用望遠鏡更容易看到銀河聯盟飛船或者藍球?科里。

科里 – 很多這些飛船或者在我們的視覺頻率範圍外,或者有偽裝技術。

所以這些飛船不是我們能用望遠鏡正常看到的。

即使是一艘飛過望遠鏡視野的飛船,他們會集中在一個很小的...看起來像是小飛船。

你不太可能用望遠鏡看得到。

賈思汀 – 謝謝。

Cobra我們能不能在日蝕時看到銀河聯盟和抵抗運動的船?

Cobra – 正如科里所說,那些飛船是隱形的,他們會保持隱形直到「事件」。

因為解除隱形將會觸發陰謀集團和Chimera(奇美拉集團)的報復機制,所以現在這麼做是很瘋狂的。

我們不希望這個行星被摧毀。

有很多人請求我們的星際兄弟們現身,但他們在地表人類安全之前他們不會出現。

所以,首先陰謀集團需要移除,然後他們才能出現。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有沒有其他想說?

科里 – 他們嚴格遵守宇宙法則。

在我們通過這個轉變之前出現會對我們共同創造的世界產生直接影響。

所以他們不會大規模現身影響到我們應該自己做的事情。

賈思汀 – 謝謝。林恩。

林恩 – 這是來自一個讀者的評論。

為什麼我們不利用一下日蝕前的周末做宣傳運動讓我們找到144000個冥想者?

你們有什麼評論?

科里 – 我想如果我們像現在這樣把各個團體團結起來,我們會超過這個數字。

整個行星10萬人,我想這個數字沒有那麼難達到。

林恩 – Cobra你的看法?

Cobra – 我同意,如果我們能團結達到這個人數不難。

我不擔心需要在之前的周末進行什麼特別準備。

我們只要小心準備然後通過媒體傳播這個信息。

我只是邀請每個人參與,就是這樣。

林恩 – 謝謝。賈思汀。

賈思汀 – 這個人說:相對於這是抵抗運動或者光明勢力幫助加速事情的請求,我覺得21日(北京時間22日)的冥想是地表人類的選擇。

如果這是對的,你們能否把這個信息放到你們的博客上。

換句話說,這個問題是:這次冥想是來自你們各自代表的團體還是來自地表人類的自己的選擇?科里。

科里 – 這當然是一個發出的請求。

外星人自從50年代開始訪問我們,一直說「需要公開那些掩蓋的科技,發展靈性和擴展意識」。

隨著我們擴展自己的意識,專注於擴展意識並產生巨大影響,我們會...我想現在發生在地球上的是給很多這些不同的外星團體看的一場大戲。

這個(冥想)事件他們有著大量參與,並且他們很有興趣看看我們會有什麼選擇。

賈思汀 – Cobra,你會不會說這次冥想活動是地表人類發起,還是抵抗運動或光明勢力的請求?

Cobra – 實際上兩者都有。

因為日蝕能量如此強大,讓抵抗運動和其他地表團體感受到這些能量,他們對銀河號召作出回應。

地表和非地表的團體在回應這個銀河號召。

這次日蝕將與銀河中央發生強大的連接。

我會在博客上寫得更詳細,到時我會提到銀河中央太陽在這個過程中的角色。

銀河中央太陽是一個有生命的實體,一個有強大發達意識的存有,它通過宇宙發出號召,這個號召來到行星地表,到達太陽系其他正從事解放運動的團體裡。

所有這些都是對那個號召的回應。

賈思汀 – 謝謝。

一個跟進的問題:你們會不會在各自的網站上談談這個請求如何發生的細節,提高一下這個號召的真實性。科里你先說。

科里 – 是的,我已經在這麼做。

賈思汀 – 謝謝。

Cobra你想回答一下嗎。

Cobra – 我已經解釋過這是如何發生的。

每次冥想前抵抗運動把信息發給我,讓我放到博客,這就是我所做的。

這麼多人看我的博客,因為背後有一個非常強大的團體。

不只是我,而是7千萬地表下的人們站在這個博客的能量背後。

賈思汀 – 謝謝。林恩。

林恩 – 陰謀集團會以其他方式利用這次日蝕嗎?如果是,他們想達到什麼目的?

科里能否回答?

科里 – 不幸地,答案是肯定的。

這段時間這些陰謀集團走到一起,他們的行為我們已經在網上看到。

我們不需要談到細節。

是的,對那些黑暗的人來說這是黑暗時期。

他們嘗試用相同的能量顯化出一個不同的結果。

他們肯定像我們這麼努力去顯化一些不是光明的東西。

但幸運的是現在從能量流動的樣子看起來我們會佔上風,如果我們能有足夠多人一起冥想並克服這個負面的黑暗緩衝區的話。

林恩 – 謝謝。Cobra你有什麼補充?

Cobra – 我同意科里,黑暗勢力會舉行他們自己的儀式和其他負面的行動。

他們嘗試在日蝕那天壓低振動。

但我會說銀河中央太陽Pleroma(佩洛瑪)的意志更加強大。

不只是我們地表上的人在冥想,這是整個宇宙意願和希望黑暗的離開和光明的永遠勝利,並且希望行星苦難的結束。

整個宇宙想要這個行星解放,這是遲早會發生的-越快越好。

林恩 – 謝謝。

科里 – Cobra說得很對,我們不是唯一在這時冥想的人。

我們從光明勢力那裡得到很多幫助。

Anshar(安莎爾族)說他們作為一個團體會與我們一起冥想。

還有其他沒有名字的團體在觀察我們,和我們一起冥想以達到一個更正面的結果。

這些正面勢力數量遠超負面。

林恩 – 很好,謝謝。賈思汀。

賈思汀 – 在日蝕路徑上冥想會否提高冥想效果,Cobra。

Cobra – 是的,因為這將會在全蝕的路徑上錨定冥想能量,如果你能這麼做,這是值得推薦的。

賈思汀 – 謝謝。科里?

科里 – 沿著日蝕路徑當然會增加能量,或者會更好地利用到那些能量,就像行星上不同的節點和漩渦點那樣。

那都是連接能量的理想地方。

賈思汀 – 謝謝。

林恩 – 科里,雪士達山的活動會不會為光之工作者搭建一個平台來運用這次日蝕能量解放行星?

科里 – 我們非常希望這是一個向其他人展示如何冥想的好榜樣。

我不會幻想我們能會成為帶路人。

每個正在收聽這個訪問的人都有著同樣多的影響。

每個人都很重要,不管他們在行星什麼地方。

如果他們能在這個時間到來與我們一起並且專注於他們的意圖,當能量被發到宇宙,宇宙聽到並且作出回應後,肯定會有顯著的轉變很快發生。

林恩 – 我很期待。

Cobra你有什麼評論。

Cobra – 我同意。

每個以任何方式作出貢獻的人,都是在共同創造那個轉變。

科里在雪士達塔山的團體是其中一個有幫助的團體。

賈思汀 – 關於社群團體的團結,你如何和一些沒有達成一致的人合作,找到共同基礎?

Cobra – 我們需要明白我們都有著共同的基礎。

每個有著光明本質的人,為光工作的人都有共同基礎。

這共同基礎是我們想讓這個世界變成更好的地方。

我們都想快樂,想其他人快樂。

我們想要全面揭露,第一次接觸,解放,「事件」。

這都是我們想要的,是我們的共同基礎。

其他那些小事不是那麼重要。

我們在共同基礎上連接,這就是我們能做的。

但我們需要意識到有一些非實體勢力和實體勢力嘗試分裂我們。

他們通過科技和他們的能量對我們的弱點,壓抑的情緒和其他沒有轉化的內在的一切施加壓力。

他們有一套非常複雜的網絡,包括先進的科技能夠讓其他人看起來不像他們自己。

如果你和一個人合作,他似乎有著奇怪的能量,這可能不是他們有這種奇怪能量,可能是通過先進的標量技術製造的能量場圍繞著他們,造成這兩個人分裂。

尤其是當有一些小團體或者幾個人為光明做了很多工作時,執政官會用到這種技術,這也是他們進行最多攻擊的時候。

當有最大團結的可能性出現時,就是他們進行最多攻擊製造分裂的時候,因為他們知道如果我們真的團結,游戲就結束了。

這個游戲結束,是我們的勝利。

賈思汀 – 謝謝,很好的回答。

問過科里後我還有一個跟進的問題。

科里,你有什麼建議給那些不一定在所有事情上達成一致的人們找到共同基礎?

科里 – 現在就是最完美的例子。

我和Cobra都有一些不同意的信息。

我們可能在一些事情上不一致,但更重要的是我們所同意的。

我們同意我們希望解放,真相,不管真相是什麼。

如果真相出現,我們可能會發現我們全部都錯了,誰知道?

但我們都想要真相。

如果我們都同意我們想要的,並且把不同的意識形態,信仰系統和看法放到一邊,這時我們就能產生巨大影響。

這就是為什麼當有人像這樣把團結帶入一個強大社群的時候,總有分裂代理人出現。

沒有人真正地像這樣嘗試團結一個社群。

每個人多少在他們自己的小地方裡專注於他們所認為的現實。

但如果我們一起嘗試專注於一個正面的現實,不只為我們,也為大眾帶來真理,我想這是我們都同意的事情,並且成為我們背後的強大力量。

賈思汀 – 很好,謝謝。

一個跟進的問題,我想談談情緒操縱這個主題。

在我自己的研究中,我發現關於大多數人類的右腦不平衡,這意味著在進行辨別和在生活中,嚴重依賴情緒。

考慮到這很容易通過電磁食品和其他手段操縱,你是否認為發展mind mastery(心智掌握)技巧和了解自我是一個好主意?

Cobra – 是的。我會說這裡的關鍵是,第一要開發你與自己高我的連接。

第二是訓練培養自己的理智思維,這樣他們就不能欺騙你,因為你知道,你收集事實,你拼接事實。

第三是治療情緒。

治癒後的情緒是洞察的強大工具,因為痊癒的情緒是靈魂的一面鏡子。

在情緒得到治療之前,當然有其他因素能操縱它們。

但你的情緒是你自由的關鍵,是獲得完全洞察的關鍵。

所以我會說整合你的高我,你的思維和你的情緒是讓洞察力完滿的關鍵,這時沒有人能再騙到你。

科里 – 是的。

我們的情緒正常來說是引起轉變的催化劑。

這就是陰謀集團嘗試用不同宣傳操縱我們的原因,不只是把一些東西植入我們的意識,比如一場大地震。

他們通過媒體植入我們的意識,也嘗試觸發我們的情緒,這催化出並且和把能量給予到那些他們導向的事物上。

所以我們需要學習如何掌握情緒和了解自己。

藍鳥人第一個信息是我們不要跪著,尋找某人從天上來拯救我們。

我們需要把能量內向聚焦,作出一些需要的轉變提升我們的振動,讓我們意識復興,正如我曾提到的米卡(外星大使)的族人所經歷的那樣。

這是他們的「事件」。

他們的意識復興擴展了他們用眼睛看待一切的方式。

所以自我掌握非常重要,了解和愛自己也非常重要。

賈思汀 – 很好,謝謝。

我再問最後一個關於團結社群的問題再讓林恩提問。

當你要接觸那些你可能不同意的人,甚至很憎恨的人時,發展自己的容忍力是有幫助的。

人們應該如何提高容忍能力,Cobra。

Cobra – 當你意識到我們都受制於陰謀集團的巨大壓力時,你就發展了寬容。

當你理解到他們正受到巨大壓力時,你很容易就能容忍其他人的行為,因為你有一種深刻理解。

有時你仍然要設界限,有時你仍然不得不拒絕,但你不會太多與人們陷入權力爭鬥或者情緒的戲劇中,因為你理解到他們和你一樣受到同樣的壓力。

它就是這樣顯化,整個行星都在這麼大的壓力之下。

這就是人們會有這麼大反應的原因。

這就是人們有時會有奇怪和出乎意料的行為的原因。

當你意識到這一點就會容忍。

賈思汀 – 謝謝。

科里你有什麼建議,提高寬容能否縮短人們的分歧。

科里 – 是的,我意思是提高寬容非常重要。

如果你在發展自我控制和情緒控制的能力,你需要學習如何對某些事情不帶感情。

這不代表冷漠,但比如當你處於像Cobra或者我這樣的位置時,你會不斷受到攻擊。

一開始很難不作回應,很難不反擊,因為這在情緒上把你拉住。

一段時間後你容忍這些事情,發展出不帶感情的能力。

這裡有一個平衡,這種不帶感情是自然發生的,因為你理解人們通過這類行為暴露自己,你識別到他們的能量。

這時你開始把你的情緒附著物從現實主題中區分開。

賈思汀 – 謝謝。

林恩你還有沒有其他問題?

林恩 – 關於社群團結我想問最後一個問題讓兩位先生總結。

因為這個過度延伸的使命是"社群團結",我想問你們兩位一方面是關於資源基礎經濟,無金錢經濟,自動化生產社會,另一方面是關於地球資源作為共同財產屬於她上面的所有居民,這兩個方面的看法。

科里你先說?

科里 – 隨著陰謀集團的清理,這是將要引進的。

這是每個行星上每個社會經歷的一個過程。

他們最終會走到一起和他們的行星平衡地生活。

那些還沒這麼做的社會已經滅亡。

所以是的,這是我們取得平衡的本質。

林恩 – 謝謝科里,你有沒有結束語想說一下。

科里 – 是的,很多冥想團體決定與我們一起,放下我們不同的觀點,為了一個共同的結果,為正面的共同創造的現實而努力,這是一件偉大的事。

我鼓勵計劃參加的每個人走出去和你所知的社群團體的人交談,看看能否讓更多人加入。

你可以找一下你所在地區的人參加。

我知道有些人他們為了像我們這種人能找到彼此而從事成立一種meet up(偶遇式)的團體。

不只是現在為了冥想走到一起,我們在彼此的社群團體裡互相找到對方也很重要,一起互相支持,因為能量將會有時變得有點粗糙。

林恩 – 很好的建議,謝謝。

Cobra你想我重複問題嗎。

Cobra – 不必要。

基本上我同意科里。

我們需要脫離現在這個巴比倫魔法金錢系統,在行星各地和行星外,一些正面團體已經有了計劃轉變這個金融系統。

在某個時候我們將達到科技和自然之間的和諧協調,金錢不再被需要因為我們能用複製機物質化所需的一切。

到了那個時候我們到達最終的均衡。

從那裡開始將不會有限制,進化將會超出我們現在的所知。

這就是我的回答。

林恩 – 謝謝。還有什麼最後的話?

Cobra – 是的,首先我想說抵抗運動很高興這個採訪能夠進行,我們終於到達合作的水平上。

我邀請所有其他團體,尤其是有強大影響力的人為了他們自己的網絡把這個冥想消息放到他們的博客和網站。

比如大衛.威爾科克,本傑明.富爾福德和其他有很多追隨者的人,如果他們也支持這個冥想,將更有益於行星形勢,希望他們能明白。

林恩 – 謝謝Cobra。

這是值得去做的。

我想感謝你們兩位今天的到來,我們收到的問題可以讓我們做第二和第三部分,希望你們兩位能考慮一下。

或許我們在日蝕後再做另一個訪問,但還是之後再說。

賈思汀你有什麼想說?

賈思汀 – 沒有,我只是很高興我們進行了這個採訪,我們建立了一些共同基礎,我看看我們將來還能有什麼合作,非常興奮。

林恩 – 謝謝各位今天的奉獻。

最後我想感謝整個團隊讓這次訪問成為可能。

Cobra網站是2012Portal.Blogspot.com,科里網站是SphereBeingAlliance.com,我的搭檔是來自StillnessInTheStorm.com的賈思汀.德尚,還有我們所有聽眾。

總是記住,我們都是世界的聲音。


http://prepareforchange.net/cobra-corey-goode-prepare-change-july-2017-interview/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7/08/joint-cobra-corey-interview-for-unity.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vxqo1fWU30&feature=youtu.be

翻譯:erttq0101
遠離那些嘲笑、怒罵、指責、批評的人或網站,就算對方提供的文章是多麼的『有靈性』,但那都只是為了吸引尚不能分辨的人,漸漸的,許多負面能量就會和正面訊息參雜在一起而讓人無法分辨,所以,即使對方在網站中攻擊你,那也都是為了降低你的能量罷了,遠離這些、不去觀看對自己才是最好的。

當你們在生命中感受到更多快樂,平靜,以及最重要 - 沒有壓力的時候,你們就會增強自己光的能量。

當轉變來臨時,沒有人會知道將會遇到什麼過程,但你在『當下』會知道該怎麼做,這才是真正不把擔憂的心放到你的未來,轉變開始發生之後的不久,全球媒體都會知道....

所有的『不可能』只不過是自己不明白、不曾接觸過的事罷了!『真相』會顯現,並在黑暗中帶來光明。然而,也會有許多人感到害怕,擔心自己的未來!因為與他們所知道的世界似乎完全顛倒!許多光之工作者在這段短暫的『過渡時期』將會再度受到挑戰。你們的任務就是要『轉化人們的恐懼』,每位光工在當下都會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不需擔憂。

你們也會被高我、天使、大師、星際家人引導,你不會孤單!